当前位置:气缔小说网 > 架空历史 > 永恒的长城

第七章发现遗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夫明显停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长长的出了口气,说:“我没事!”

此时,骤然之间雷声停了,雨也不下了,乌云快速散开,依旧是晴空万里,蓝天白云,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秦风君,你说我们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是真的吗?”小夫询问着。

秦风扶着下巴想了一会,对两人说:“我想应该是真的,只不过是发生在过去的事情罢了。”

“为什么?”小夫觉察秦风想到了什么,就急切的问他。

“你们知道磁带吗?”秦风故作神秘的问两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秦风哥哥!”嬴华着急了,抓着秦风的胳膊用力摇动。

“好了!好了!我就给你们讲清楚吧!”秦风不敢惹华华,就一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秦风告诉两人,金银山的山石土壤蕴含有丰富的重金属,长期受周围磁场影响还具有一定磁性,在雷雨的特殊天气下,会将当时发生事情的影像和声音刻录在具有磁性的山石上,就像磁带一样“储存”下来。而当发生相同的雷雨天气时,在雷电的影响下,就有可能会激活山石上“储存”的内容,过去的影像、声音就会像电影放映一样,呈现在人们面前。刚才的巨大闪电恰好劈在了拥有“储存”的山石上,在特殊的自然环境中,湿度极大的空气充当了幕布,将这一切放映了出来。

嬴华恍然大悟,伸手敲着秦风的头说:“哦~我们原来看了一场电影呀,这真的有些穿越呢。还有,还有,大哥哥的大脑袋还真的是聪明呀!”

秦风拨开她的小手,开玩笑的对她说:“小朋友,请你尊重我的智慧!”

小夫从刚才到现在都有些不正常,他沉吟着听秦风讲完,突然抓住秦风问道:“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真实存在的?”

秦风吃了一惊,但平静下来依然回答道:“从理论上讲,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

小夫听后快速跑向刚才虚影消失的山体处,兴奋的拨开周围的杂草,看到了一些碎石,他用随身的工兵铲将碎石一点点清理出来。小夫在想,是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这里应该就是当年的祖爷爷和兵俑冲进山体的洞口。

此时,小夫已经确信,那个最前面的虚影就是自己的祖爷爷,因为他曾在祖奶奶那里,在一张发黄破损的照片上无数次的见过这个人的身影,那是一张戎装照片,祖奶奶无数次的指着这个人告诉他,这就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祖爷爷。

不由分说,秦风和嬴华也理解了这一切,他们赶紧跑来帮忙。

随着里面碎石一点点清理出来,一个乌黑的洞口逐渐呈现在三人面前,一股霉腐的味道从洞口里面扑面而来。小夫兴奋的就要冲进去,秦风拦住他说:“不行,先试一下空气!”

他们将一个空气检测棒绑上绳子,扔进洞内,等了五六分钟后,再将检测棒拉出,经过数据比对,洞内空气无毒害物质,只是由于封闭时间久,空气质量一般。

于是,在确定安全后,三人点上火把,准备进山洞探索,小夫冲在最前面。

进到山洞里面才知道,这是一个进深不大,宽度却也不小的山洞,整个山洞呈椭圆形,面积接近30多平米。看上去,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没有人为开凿的痕迹。

三支火把几乎就将整个山洞照亮了,为了增加空气流通,秦风去将洞口的碎石进一步清理,嬴华举着两支火把站在洞中充当移动的灯架,小夫则手持火把在四处摸索。

嬴华走动的时候发现脚下有很多黑色的金属片,而不远处的洞口还有一些黑色的弓矢,她觉得这很神奇,这不就是那些兵俑虚影身上的甲片和弓矢吗?

她正想告诉秦风,只见秦风也发现了一些弓矢,正在洞口仔细的查看呢,他将一只箭头拿到“灯架”处,借着亮光仔细观察,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材质,又像是铁,但却是纯黑色,应该是秦代的弩箭头……”

“哥哥,地上还有甲片呢!”嬴华举着火把,说着用脚踢地上的甲片。

“别!”秦风抓住嬴华的脚,护住甲片。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最珍贵的文物,不能被破坏。

秦风拿起地上的甲片,借着亮光放在眼前仔细看,手指感受着甲片的冰凉,恍惚之间脑海里竟然浮现出,在漫天的大雪中,秦兵在战场上纵横杀敌的场景,转瞬似乎又在昏黄的火焰里看到了陕西临潼区秦皇陵那些坑道里的一个个冰冷的兵俑……

“你死该马系大!”小夫大叫了一声,竟飙出了一句日语,打断了秦风和嬴华的思绪。

两人连忙跑过去看,只见在山洞的东北角蜷缩着一具尸体,准确的来讲是一具白骨,身上还挂着破烂不堪的布条,他头上戴着一顶钢盔,怀里抱着一个红木箱子,左手拿着一柄***,白骨腹部还插着一只黑色的长戈。很显然,他就是被这只长戈杀死的。这只长戈长度不到两米,像是由精铁铸造而成,浑然一体,材质与黑色的甲片一般无二。

嬴华有些害怕,她抱紧秦风的胳膊捂住自己的眼睛,但由于好奇还是时不时的分开手指偷看一眼。

此时,小夫已经跪在了白骨之前,叽哩哇啦的在说一些日语,痛哭流涕,满脸是泪。现在三个人都确信这具白骨就是福田政柱,因为刚才的虚影和洞内的场景与他日记里的记载完全吻合。

小夫向白骨磕了几个头,就准备拔出长戈,没等秦风说话他就抓住长戈用力向后一拽,哗啦~白骨支撑不住,散落了一地,手中的***和怀里的盒子都掉落了下来。

小夫痛哭流涕,又跪着道歉、磕头,弄了好一阵子。

秦风此时看着小夫在想,看来福田政柱日记记载的内容都是真实存在的,的确有秦军大战日军的的事情发生,但是这到底是地下的兵马俑复生归来,还是有人假扮成秦军与日军作战呢?如果是有人假扮,那他们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为什么他们再没有出现过?如果是兵马俑复活,那这就更是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灵异事件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十月相见五年相约〕〔孤月国记〕〔阴阳故事集〕〔鹿施记1灵魂之玉〕〔凌霄八神〕〔惑明山上〕〔开圣〕〔无良天篇〕〔濒危人类〕〔劫难重重的爱情〕〔小保姆进城〕〔异球乱事〕〔黄昏旋律〕〔江湖事迹〕〔高冷总裁猛追前妻〕〔雅痞贼探〕〔十二宇宙种族之鼠纪科技〕〔醉梦九歌〕〔千金小姐的杀手管家〕〔创世之法典〕〔末微崛起〕〔霸道总裁之樱花之恋〕〔清冷帝君傲娇妻〕〔混沌的爱〕〔地心文明之山海经列传〕〔碍江山碍美人〕〔妖孽女神的霸道总裁〕〔如果她天生恶毒〕〔神之天穹〕〔终是不负卿〕〔灵魂面具龙凤缘〕〔王妃有点淘〕〔铁军抗日之烽火狼烟〕〔血月弑神〕〔余生温柔皆因你〕〔剑诀令〕〔网游之宠物逆袭〕〔君无缘〕〔时光回转〕〔盗墓始说〕〔柒界之血案〕〔超级建设者〕〔探险在万界〕〔扑克也会谈恋爱〕〔进击吧御史大人〕〔我的世界之黑与白〕〔斗天为尊〕〔海贼之有我无敌〕〔强者学院〕〔七仙女黄粉〕〔告别流星雨〕〔异界最强打脸装逼系统〕〔末日始起〕〔无限梦想系统〕〔美人如花坐云端〕〔快穿花式攻略男主〕〔缘深缘浅命中注定〕〔残枪短剑〕〔凤凰青年〕〔3033幸存者联盟〕〔一世情缘百媚生〕〔魔法地史记〕〔四象法则〕〔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会害怕现在的我么〕〔暗恋的羞涩事〕〔网游之雄霸全服〕〔寰宇飞楼〕〔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豪门少爷们团宠小妹〕〔她的小甜酥〕〔米瑞斯之圣双女神〕〔绝世女皇画中劫〕〔网游之暗翼荆棘鸟〕〔青丝意〕〔肃冉〕〔撩总成瘾卿本无意〕〔英雄联盟之追命〕〔涸泽往事〕〔网游之血洒苍穹〕〔硬核仙尊〕〔犬夜叉之杀薇今生有约〕〔谁说我是西门庆〕〔我的傲娇女神〕〔tfboys狐狸小花旦〕〔血赋之执神使〕〔通天战纪〕〔深知缘在情长在〕〔愿君采撷〕〔拥有异能之人〕〔玉灵石之神魔交战〕〔斌封王座〕〔星际灾变〕〔知晓月明烟花冷〕〔龙珠之战斗不止〕〔全能系统学生〕〔不死血之契约〕〔末世重生全系异能女王来袭〕〔降魔转〕〔异世界的训兽师〕〔一剑无痕相思雪〕〔通缉安国治〕〔缘恒〕〔千玺大人的小七喵咪〕〔被赶着结婚我们〕〔李默的聊斋世界〕〔云萧索〕〔天庭公主之小燕子紫薇晴儿〕〔楼兰传说〕〔这个夏天有点烦〕〔大中南〕〔黑日〕〔你不能负我〕〔道兵传〕〔归来之邪王霸世〕〔谍战英伦〕〔未来然可期〕〔住在八号店的他〕〔盗墓鬼域之鬼影修罗〕〔女帝妖娆之神魔相恋
最新入库小说:
蚁恋〕〔魔兽世界编年史〕〔兽皮人的复仇〕〔刀塔之小兵逆袭〕〔快穿之boss别黑化〕〔盗龙陵〕〔集万宠于一身〕〔星辰未落时〕〔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古荒道月〕〔EXO之为爱起舞〕〔三世千絮若迷离〕〔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苍茫末世〕〔凤舞九天必以长情〕〔眉间轻点泪花妆〕〔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炮哥小钢炮〕〔古荒道月〕〔夜色镇迷案〕〔凰绝之今妃昔比〕〔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不要再逃了〕〔大时代战事〕〔彼岸可有花〕〔诡镇怪谈〕〔新夜半鬼叫门〕〔刀塔之小兵逆袭〕〔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娱乐圈之倾世妖娆〕〔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女巫恋上猫〕〔盛宠毒妃五小姐〕〔网游第二天堂〕〔三千纪元〕〔人鱼公主你别跑〕〔超时代:自由世界〕〔寻亲旅恋〕〔为你情深却浅缘〕〔三千纪元〕〔半夏浮华〕〔祸国小妖妃〕〔杂牌神算〕〔凉凉的爱意〕〔废土生存法则〕〔失乐泉〕〔构世〕〔刻浊星逝〕〔道士爷爷〕〔杀戮之后爱意尚存〕〔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宇宙纵横〕〔问仙之旅〕〔未来神话〕〔妹妹是假少女〕〔年华独白〕〔蚁恋〕〔鬼王的傲气小姐〕〔温柔世子宠溺妃〕〔三千纪元〕〔石连草〕〔凰绝之今妃昔比〕〔家有妖医〕〔杂牌神算〕〔总裁大人太温柔〕〔永恒的长城〕〔起源方程式〕〔兽皮人的复仇〕〔重生之不再遗憾〕〔末世来临之末〕〔三千纪元〕〔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敲响天际之门〕〔鲸鲨暗河〕〔绯色断罪之人〕〔诡异童话〕〔启征途〕〔洛克王国之征途〕〔末世来临之末〕〔利刃侠〕〔魔兽世界编年史〕〔穿越APP〕〔腹黯霸蒂〕〔祸国小妖妃〕〔灵律神界之悲城〕〔吾家有树才安好〕〔苍茫末世〕〔石连草〕〔有主见的方润〕〔春秋之恋红尘梦〕〔末日狂帝〕〔构世〕〔网游之均衡天地〕〔恶灵之刃〕〔又是一年梨花似雪〕〔道士爷爷〕〔废土生存法则〕〔将恶人进行到底〕〔难遇〕〔血凰涅槃凌九霄〕〔血族灵契〕〔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凤舞九天必以长情〕〔蚁恋〕〔苏苏营救计划〕〔白鹿归〕〔神坑穿越瓦罗兰〕〔永恒的长城〕〔诡镇怪谈〕〔赛尔号之碧瑶〕〔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归时繁花尽流光〕〔道士爷爷〕〔绯色断罪之人〕〔末日狂帝〕〔那时我们都不懂爱